Home > Archives > 我和我妈

我和我妈

昨天豆瓣上掀起了一阵关于“妈妈和孩子”的大讨论,高潮是在fateface那篇看起来有些“争议”的文章。刚才又看了一篇男性豆友写的批评fateface的文章,其实我觉得这是正常男性的正常反应(我说“ 正常”,可没有说“正确”),不过有些观点还是有些偏颇。

作为男生,我可不想卷入这场大讨论。我只是想写点关于我和我妈的事情。

很难说我爸和我妈对我的影响哪个更深一些:小时候我爸负责教我数学,要求我每天必须做10道应用题,而我妈则负责其他的一切“事宜”。在我更小一些的时候(或许那时候我还不会走路),我妈也遇到fateface一样的问题。据我妈的叙述是,整整一个月我一直都在“睡反觉”:白天睡觉,晚上哭。我晚上哭得厉害,吵得她也睡不了,更糟糕的是白天她还要去上班。有趣的是我妈当时和fateface的反应是一样的:“把他扔掉吧,谁要送给谁。”还是在我姥姥的劝说之下,我得生存下来(好悬!)…

有些时候我们之间的矛盾很大,也会吵架(很少,在家里主要是我爸和我妈吵架),不过僵持时间都很短,因为我明白要吃东西还得靠她,也只有她不论我什么时候饿了,都会做东西给我吃。

好多年过去了,我妈也退休了,我也上大学了。大一上学期忙碌且美好,而且我还出乎意料地考了年级第一名。我当时只盼着早点回家,有一肚子的话想跟我妈说。可是回到家我才知道,我妈在10月份的时候做了子宫瘤的手术,而家里人怕“影响我学习”没有告诉我这件事。我这时才想到在学校的时候收到我妈寄给我的一封信,里面全是叮嘱我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。这封信其实是她在病床前写的。

她在家休息期间心情非常差,不仅是因为来回走动不方便,而且晚上还经常失眠。于是在家里,我每天都开导她、安慰她,不过效果一直不好。有段时间,我甚至觉得我已经说完了我知道的所有事情,而她却不怎么听的进去。想想以前,她是多么想跟我说会儿话,而那时我却想多上会儿网,看会儿电影。

这一切总算都过去了。目前的主要矛盾是“她看着别人家孩子结婚眼红”和“我至今没有女朋友”这一惨烈现状之间的矛盾。依然是我怎么安慰她都不行,我甚至向她许诺她儿子的女朋友会很漂亮、善解人意、会做饭…我明白我是在“自作孽”,不过“面包会有的,牛奶也会有的。”

声明: 本文采用 BY-NC-SA 授权。转载请注明转自: 孔明